上市6个月,运动科技第一股丢了120亿

发布时间:2024-01-19 16:45:40
阅读量: 18008

       “运动科技第一股”Keep上市半年,股价最低跌到5.79港元/股,市值蒸发超120亿港元。

  进入2024年后,Keep的股价开始持续下跌。第一次断崖式下跌发生在1月4日,Keep股价大跌30%,当天,消息面上没有与Keep相关的直接因素。此后的10多天里,Keep股价从13.4港元一路跌到5.79港元。

  截至目前,Keep市值31.86亿港元,较上市首日收盘市值已经跌去近八成,超120亿港元。

  2014年,创始人王宁通过自己摸索,3个月减掉50多斤体重,这样的正反馈让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决定做一款运动健身APP Keep。Keep刚上线就获得了苹果App Store的推荐,上线105天,用户数就超过100万,仅用了一年时间,用户数就突破1000万。

  2017年,Apple公司CEO蒂姆·库克来中国,Keep成为其中一站,库克跟王宁聊了聊Keep与Apple Watch结合的可能。2017年8月,Keep用户数破亿。

  过去9年里,为了寻求更好的商业模式,王宁带领Keep从移动互联网一路杀到智能硬件、运动消费品乃至线下健身空间,最终形成一个包含在线健身内容、智能健身设备和配套运动产品在内的运动健康平台。

  2023年7月12日,Keep在香港交易所挂牌上市。彼时,公司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达到1.92亿港元左右。股票开盘,Keep高涨4.77%,每股价格超30港元,市值同步增加,达159亿港元。然而,资本对Keep的支持未能延续,Keep股价在达到42.4港元/股的高点后,便开始一路下滑。

  登陆港交所,让Keep完成了从一家创业公司到上市公司的蜕变,并打响了“运动科技第一股”的称号,但创业第十年的王宁没想到,更大的考验和挑战还在后面。

  对于资本市场表现,Keep未做任何评论。Keep内部人士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:“其实我们确实在布局一些新的调整,面向未来趋势,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。”

  股票解禁与业绩不佳

  追溯Keep股价最早一次大幅下跌,发生在2023年12月4日。

  当天,上交所发布港股通标的名单调整公告正式生效,上市不到5个月的Keep被纳入“港股通”候选股票。这意味着,符合资格的境内投资者也可以买入Keep股票,能为其带来更多的股票成交量。

  这本应是一则利好消息,但是却引发了投资者的恐慌情绪。当天Keep开盘报29.35港元/股,报收20.9港元/股,跌幅达27.56%。

  随之而来的是,Keep股票迎来上市后第一次解禁期。根据其招股书,Keep与股东约定的禁售期为180天,即自定价日(2023年7月5日)起180天内禁售任何相关股份。

  王宁 来源:受访者

  2024年1月1日,Keep进入解禁期,由此带来了一波股价震荡。招股书显示,2024年1月1日,Keep限售股解禁规模达到最大,超过八成限售股解禁,首发股东里有26名股东的股份解禁,解禁股数达42745.43万股,占总股本的81.32%。

  1月12日,Keep限售股迎来第二波解禁,涉及2位股东,解禁数量为8873.04万股,占总股本比例16.88%。这两次解禁的都是首发限售股,只是限售开始时间略微不同,前一次是在2023年7月5日的定价日,后一次是在2023年7月12日的上市交易日。

  股票解禁,意味着老股东可以选择退出,同时也面向二级市场提供更多的机会。IPO之前,Keep完成8轮共计超过6亿美元的融资,资本方包括腾讯、高瓴资本、BAI资本等头部机构。

  投行分析师吴双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:“老股东必然面临资本退出压力,限售股解禁增加了市场流动筹码,但这部分投资者抛售,超出了市场承接能力。当老股东都选择退出时,同时也会引发新的资本踩踏效应,让资本市场视为是一种出逃,即本身不再看好,这会进一步引发股价下跌。”

  事实证明,Keep却并未因此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资金进入,并导致股价一落千丈。究其原因,和Keep在2023年上半年业绩不佳,营收和月活用户双双下滑有关。

  据Keep披露的2023年上半年财报,截至2023年6月30日,平台平均月活跃用户约为2954.9万名,同比上一年减少812.9万名,与2022年末相比减少208.9万名;平均月订阅用户约为301.7万名,同比下降17.68%,与2022年末相比下降7.71%。

  活跃用户的下滑,也导致其广告收入减少。在业绩表现方面,Keep在2023年上半年仅实现6943.7万元广告及其他收入,与同期相比锐减21.4%。另外,在报告统计期内,广告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仅为7.05%,在2019年这一收入占比为17.46%。

  就总体营收情况来看,2023年上半年Keep总营收数据达9.85亿元,同比下降2.7%;营业利润亏损了2.61亿元,较2022年同期收窄21.39%;报告期内经调整净亏损(Non-GAAP)约为2.23亿元,净亏损率约为22.7%,与2022年上半年相比增长8.7个百分点。

  这是Keep公布财务报表以来首次出现营收同比下滑。在此之前的三年,Keep营收从2020年的11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16亿元,同比增长46.3%,并进一步增长至2022年的22.1亿元,同比增长36.6%。

  Keep欠佳的业绩表现,成为其股价下跌的最根本原因。

  居家健身红利的消退

  Keep令投资者失去信心的一个关键因素是,居家健身红利的逐渐消退。

  对于投资者来说,一个可参考的案例是,美国主打居家健身的运动公司Peloton,同样在过去两年市值断崖式下滑,市值一路从500亿美元下滑到如今的21.55亿美元,与此同时,该公司全球裁员2800人,因活跃用户数远低预期,甚至连CEO也被不满的投资人驱逐出公司。

  成立于2012年的Peloton核心产品是一款自研的动感单车。疫情之前,这家公司一直表现平平,市值一度跌到只有数十亿美元。2020年,疫情期间掀起了居家潮,Peloton一飞冲天,最高撑到了500亿美元市值,也迅速带火了居家健身赛道,并被称为“健身界奈飞”。

  Keep同样享受过这样的特殊时期红利。根据酷传数据统计,仅在安卓应用市场,整个2020年Keep的下载量增长了35.59%。与此同时,Keep的健身器材、服装和食品也获得不同程度的增长。

  然而,当用户逐步回归户外和健身房,Keep对用户的吸引力在下降,这也是Keep月活用户在2023年上半年下滑的原因之一。

  据中金企信数据,截至2023年4月,线下各类健身场馆扩增数量、付费健身会员数量、平均消费支出、活跃度、训练频次等均已逼近2019年同期数据。这会不会对Keep的业务以及开发逻辑产生影响?

  此前,负责智能硬件和消费品业务的Keep合伙人刘冬,在接受包含《中国企业家》在内的媒体采访时曾说道:“大家都去外边餐厅吃饭,但不代表就不在家吃饭。Keep在家庭这个赛道有自己的核心用户,这些核心用户除了原来的核心需求以外,他们开始有升级的需求,我们能把升级的需求做好,就是家庭的智能化多类型运动体验提升。”

  不过,Keep也开始将站内的课程都采取付费制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其月活用户减少的关键因素之一。

  黄乐微是一位Keep 5年的资深用户,此前即便在健身房,她也会打开Keep跟着APP上的课程练习,但Keep将站内课程全部采用付费制后,她弃用了Keep。“很简单,因为在小红书、微博和B站上,都能找到同类的免费内容。”她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  交谈中的用户。来源:受访者

  王宁曾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他的创业愿景:“让100%的人都能像10%的健身达人一样高质量的健身。”他希望不管用户在家里还是健身房甚至是户外,都可以随时随地打开Keep完成一次训练,但当Keep的付费制遇上刘畊宏等免费健身课,其愿景实现的难度又高了一点。

  不过,2023年上半年,Keep会员订阅及线上付费内容实现4.49亿元收入,同比提升10%,这主要是由于公司举办了大量跑步、骑行等虚拟体育赛事活动,并与Hello Kitty、蜡笔小新等知名IP合作。参与该赛事的用户需支付几十元至一百多元报名费,完赛后可获得实体奖牌。这一系列活动曾在社交平台上吸引了不少用户参与。

  根据2023年半年报,Keep升级的内容及服务使公司的会员渗透率从2022年上半年的平均9.7%提高到2023年上半年的10.2%。得益于虚拟体育赛事业务的持续增长,公司每名月活用户月平均收入贡献同比增长24.1%。

  除了自研手环等智能穿戴设备外,Keep也开始寻求新的外部突破点。近日,Keep宣布与手机厂商OPPO达成战略合作,合作内容包括:核心器件研发等硬件产品的深度合作,算法、AIGC和大模型等方面的应用探索等。该消息发出后,Keep次日股价开盘短暂上涨近6%。

  能持续增长才是王道

  Keep的股价暴跌,也不完全是公司本身的因素。除Keep外,在港股上市的美团、乐华娱乐和百果园也纷纷在近日跌破发行价。

  与此同时,一方面,与Keep同处科技赛道的理想汽车、小鹏汽车、小米、京东健康等科技股的股价也迎来不同程度的下跌;另一方面,与Keep同处运动赛道的李宁、特步国际等运动股也迎来股价下跌。

  在吴双看来,近日的大部分港股暴跌均是因为限售股解禁后,大量筹码可以在二级市场抛售,二级市场就没有能力承受了,“毕竟一二级市场投资者成本差异巨大。回到公司本身,只能做好业务,改善业绩”。

  王宁曾表示,Keep不是在做一款APP,而是想做一个品牌,一个最酷的体育运动品牌,像耐克一样的运动品牌。

  在王宁的设想中,Keep在一个特别长特别宽的赛道里,“第一步覆盖健身人群,第二步是运动人群,第三步是健康人群,一步一步越变越大。健身可能就是几千万人,然后运动可能上亿人,健康是每个人都想要的”。

  然而,在当下的资本环境下,Keep仍然需要向投资者证明自身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,解决好用户规模增长乏力这一困境。这些问题,恰恰是提升投资者信心的关键因素。

(责任编辑:于昊阳)

商业观察网-《商业观察》杂志社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商业观察网或《商业观察》杂志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商业观察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商业观察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商业观察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